一个人的好天气

【关周】一篇未完成的碎碎念

“操,”周巡闭着眼向喉咙里灌完酒瓶中剩的最后一口酒,顺势向后仰倒在身后略硬的床上,从手中松开的玻璃瓶骨碌碌的滚向墙边,地上散落着一些被砸碎的玻璃片。“呵,老关…你还真特么够意思啊……”,带着酒味的话语从牙齿里挤出来。

知道自己一直被关氏两兄弟“玩骗”了这么久那一刻,周巡本能的反应是不愿意相信的。即使真如他们所说,自己的脑子不太能够想得出精妙绝伦的计划,但是被两个大活人用这么个大胆危险的手法在眼皮子底下糊弄了这么长时间,周巡这暴脾气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朝哪里发、找谁发,气的直咬牙。闭上眼,之前那些和老关在一起的画面像快速回放一样在脑海里不停的闪过,回想过去的那些日日夜夜中“关宏峰”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兄弟两人的区别居然逐渐分明了起来,这样一来,周巡更觉得自己蠢到爆,亏的自己还想各种方法或怼上级来帮关宏峰找关于他弟案件的证据。虽然自己也有利用关宏峰来破案的私心,但脑补到兄弟俩因为成功的骗过了自己而得意的表情更是想立刻冲上前去将对方的衣领揪起来狠狠的揍一拳,然而现在只能用拳头捶向自己以缓解这口闷气。

其实自己被骗倒是其次,最令他感到世界观崩塌的是,自以为结交了15年之久的兄弟关宏峰竟然对自己如此不信任,而自己甚至都有过多次可以为他卖命的想法,他从来没有感觉老关这么陌生过。但是说实话,虽然和老关一起出生入死15年,共同讨论案情、一起出去吃宵夜谈心聊天,能从案件细节聊到街对面卖馄炖的大妈,但是他好像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老关这个人过。

TBC

大结局后遗症产物....( ・᷄ὢ・᷅ )毫无方向的写

明天继续赶作业

我对赶出来的效果不是很满意

太仓促了,本来想好好画写生的作业的

结果现在熬夜赶真是想拍死自己= =

勾线勾到一半电脑死机了 OTZ 没有保存…………

重庆地铁上拍的,女孩很漂亮,只能拍背影